您当前的位置 :旅顺口新闻网 > 时政 > 周慕珍:为什么外交部会安慰在上海做的事情?

周慕珍:为什么外交部会安慰在上海做的事情?



原标题:[友好协会60周年]访问周慕珍(上):为什么外交部有保证把事情交给上海

[编者按]:2016年是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成立60周年。 60年来,上海友谊协会一直本着“友好,合作,和平,发展”的精神,结交朋友,与世界人民交朋友。友好的交流活动,形式多样,内容丰富。解放日报·上官新闻采访改革开放后,我经历了上海外交市领导,听取了背后的故事。

周慕珍的专访是在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的一个会议室。当天,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与国际学院联合举办了“民间外交实践与理论”研讨会。 2016年,上海市友好协会成立了甲子。作为友好协会的前任主席,周慕珍也应邀参加了此次活动。

周慕珍的职业生涯大致可分为两部分。他在大学工作了28年,最后担任上海科技大学副校长。自1993年以来,他一直在市政府工作。 1998年至2003年,他担任负责外交事务的副市。长期以来,从2002年到2009年,他还担任过上海市友好协会会长。

周慕珍负责海外事务的几年正是中国逐渐进入世界舞台中心的年代,而远东最大的城市上海也显示出了生命力。这不仅体现在上海举行的众多国际会议上,也体现在日益频繁的民间交流中。——越来越多的上海居民外出,越来越多的外国朋友涌入。在这种外交融合的浪潮中,周慕珍不仅是一个见证人,也是一个参与者。我们的交流始于他朋友的总统。

图说:周慕珍会见了美国前总统乔治·W·布什。

在民间交往的过程中,真正的朋友不可能在一两天内形成,这需要一个长期的积累过程。

上官新闻:您作为协会会员期间最常见到哪位外国朋友?

周慕珍:他的名字叫江草安燕。在他去世前,他是日本社会福利机构徐川村的老板。这是为残疾人和老年人提供的专业服务。

我注意到了日本旭川的一个细节。养老院有三部电梯。电梯说“只为老人和残疾人”,无论你是院长还是贵宾,你都不能接受。我以为这家疗养院当时还不错。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都受过江草安燕的训练。上官新闻:江曹安先生被评为上海首批“荣誉市民”。

周慕珍:他当之无愧。 2015年,这位老人在过去的20年里一直坚持与上海进行友好交往。应该说,在升级上海民政的过程中,他有很多贡献。每次老人来上海,我都会看到他。这在我的外交事业中很少见。

我们必须知道,在民间交往的过程中,真正的朋友不可能在一两天内形成。这需要一个长期的积累过程。在那个时期最困难的时期,没有外国人住在上海的酒店,但这些人还在,这是一个真正的朋友。

上官新闻:我认为江草安燕与你的关系也是新时期上海对外交流的一个缩影。

周慕珍:在新中国初期,由于美国的封锁,当时很难结交朋友,所有的朋友都是朋友和可怜的朋友。当我负责海外事务时,我们的朋友更广泛,接待他们的人越来越多。收到他们的外国客人不再由我们的政府支付。他们基本上是自费的。

新闻:上海对外交流的想法是否也在发生变化?

周慕珍:对。从被动到主动,从纯洁的友谊,友谊和敬酒,到实质,富有成效和有效的交流。

这与中国经济实力的提升有关。在过去,我们的经济并不好。你邀请人们来。人们仍然需要给你一些钱。现在我们可以多次支持其他人。随着海外资源的交流,上海可以为以下区县提供经济和文化建设。各区县也可以与海外青年组织交流,开展合作项目。通过这种方式,外国联系变得务实。

摄影:邵建平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觉得市民的海外风景几乎是一样的,可能需要进行更深入的交流。

上官新闻:有更多的民间朋友来了,友谊协会的工作也很重?

周慕珍:民间交往与官方往来没有明显的界限。如果你必须清楚地区分它,那是非常不明智的。例如,一些领导人退休并前往上海。你会接受他作为民间朋友吗?这种差距太大了,细心的东方人可以最好地理解它。上官新闻:当时上海出于经济原因进行民间交流并不容易。

周慕珍:我们也想进行民间交流,学习一些外国优势。但公民没有钱。那时,薪水只是多少。怎么可能花费数万美元出国?我当时感到很遗憾,我不能让民间交流发挥更大的作用。现在我完全合格了。在过去的两年里,我经常自费出国旅游。早上,我看到很多人在浦东机场出来。

新闻:媒体还经常报道,很多人出国后就出去买东西。

周慕珍:说实话,几年后,我觉得上海居民对风景并不满意。您可能需要进行更深入的交流。

我只是想到,不要让旅行社组织游客去购物,最好是建立一些民间社会组织,组织一些市民出去,与外国朋友深入接触,互相学习。我觉得这样一个社区组织可能成为未来民间交流的巨大推动力。

媒体新闻:一旦民间交流增加,管理部门的角色也会发生变化吗?

周慕珍:对。如今,有必要将原有的政务转变为外交事务和政府引导外交事务。外交部创造了一些条件,并建立了一些平台,以便将外部联系人的资源传递到各方面的需求。后者使用这些资源来制作一些实用的东西。

图片说明:2007年12月14日,上海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上海市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周慕珍会见了朝鲜城市联盟主席和市长。城市,金伊尔根,东湖宾馆。

上海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城市。你想要它给你什么,你想要的关键是什么。

上官新闻:与其他省市相比,上海的民间交流有哪些优势?上海的历史是无数的吗?

周慕珍:对于上海来说,半殖民地经历既是坏事,也是早期开放,我们把坏事变成好事对我们有好处。解放后,许多看起来并不惊人的上海人或多或少能说一点外语。到目前为止,外交部的许多领导人都是上海人。虽然中国完全自由化后中国的优势逐渐丧失,但上海的先发优势将产生长期影响,直到现在我们仍然非常有用。就我个人而言,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住在提篮桥,犹太人和我们住在一起。我母亲告诉我,“你出生在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犹太人仍然抱着你。”在此经历之后,犹太人对上海的感受是不同的。上海成立了钻石交易中心,为上海市长召开了咨询会议,并介绍了以色列先进的农业滴灌技术。我们的犹太朋友帮了很多忙。

新闻:进行民间交流,最重要的是看人。

周慕珍:上海人民做事很好,遵守规则,这也是上海民间交往的优势。外交事务没有问题。无论是民间交流还是官方交流,事实都是一样的。如果你做坏事,你将受到不良外部影响,甚至损害国家利益。上海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当时,外交部的同志信任上海,当他们移交给上海时,他们感到宽慰。

我还想提一下上海的外交团队。无论外交事务或友谊如何,他们都了解规则,规章制度和人员。我对他们非常满意。

新闻:那么,在互动中,上海的决策层应扮演什么角色?

周慕珍:相对而言,上海市政府更加开放。一方面,考虑到问题更周到,你可以想到各方面;另一方面,你也可以听别人的意见。从延吉同志开始,上海市长咨询会议一直开放至今。如果没有这样的氛围,那将几乎是两到三次。

当然,在上海参与民间交流也有不足之处。优势的背后是缺点。从武力的角度来看,我们有时无法与某些地方进行比较,许多事情必须辩证地进行。

很多年前,我去了这个城市工作,遇到了一位老上海领导人。他告诉我,上海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城市。你想要它给你什么,你想要的关键是什么。我一直记得这句话。